当前位置:长春福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母对薛宝钗是什么态度?从哪里可以看出来?
红楼梦中贾母对薛宝钗是什么态度?从哪里可以看出来?
2022-09-03

薛宝钗,《红楼梦》中的女主角之一,金陵十二钗之一。下面由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这篇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接着往下看吧。

贾母对林黛玉、薛宝钗的态度,真乃是红学研究过程中的一个热点。

挑起此热点的导火线是高鹗续写的《红楼梦》后四十回,高鹗安排贾母成了狠心的“狼外婆”,为了家族利益,强行使用“调包计”,让贾宝玉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娶了薛宝钗,而林黛玉也在金玉良缘的大婚之夜,凄然死去......

而纵观《红楼梦》前80回,此结局无疑是谬论,笔者谨从第40回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,贾母携众人游览时的一些细节来进行掰开揉碎式的分析——贾母爱黛玉,胜过任何人!

故事开始于《红楼梦》第39回,刘姥姥感念前番“一进荣国府”(第6回)时,王熙凤慷慨相赠二十两,于是将地里新鲜的瓜菜摘下来,给荣国府送来,以示“礼尚往来”之意,结果恰好撞上贾母,要留下刘姥姥住上两天,在贾府内游览一番,这就是家喻户晓的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!

细心的读者就会发现,贾母游览大观园时,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林黛玉的住所——潇湘馆!

贾母少歇一回,自然领着刘姥姥都见识见识。先到了潇湘馆。一进门,只见两边翠竹夹路,土地下苍苔布满,中间羊肠一条石子漫的路。——第40回

诸君可曾想过,为何第一站会是潇湘馆?

贾母乃是喜露于形之人,大观园建筑众多,一时间从何观起?自然由人及物,贾母深宠黛玉,故从潇湘馆看起,看官须要着眼,切勿泛泛看过,辜负曹公苦心。

刚进潇湘馆,就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。刘姥姥因为走在青苔泥路上,不慎滑倒,惹得众人大笑,现场的气氛立刻被提上来:

琥珀拉着她说道:“姥姥!你上来走,仔细苍苔滑了。”刘姥姥道:“不相干的。我们走熟了的,姑娘们只管走罢。可惜你们的那绣鞋,别沾脏了它。”只顾上头和人说话,不妨底下果踩滑了,“咕咚”一跤跌倒。众人拍手都哈哈的笑起来。贾母笑骂道:“小蹄子们,还不搀起她来,只站着笑。”说话时,刘姥姥已爬了起来了,自己也笑了。——第40回

纵观畅游大观园整个过程,贾母在潇湘馆时的心情是最好的,她言谈之间处处展现对林黛玉这个外孙女儿的骄傲。

比如后文中刘姥姥看见潇湘馆内书架上摆着满满的书,误以为这是贾府哪位公子的书房,于是出言询问,贾母则笑中带自豪地指着林黛玉:这是我这外孙女儿住的屋子。

再有,贾母看见潇湘馆的窗纱颜色旧了,而且窗纱颜色是绿色,跟潇湘馆的整体装饰风格不匹配,就当着众人的面儿给王夫人安排任务:

贾母因见窗上纱的颜色旧了,便和王夫人说道:“这个纱新糊上好看,过了后来就不翠了。这个院子里头有没有个桃杏树,这竹子已是绿的,再拿这绿纱糊上,反不配。我记得咱们先前有四五样颜色糊窗户的纱呢,明儿给她把这窗户上的换了。”——第40回

纵观整个贾府的小姐姊妹中,有哪位能让贾母这般关心爱护?仅林黛玉一人而已。

你以为这样就完了,紧接着,贾母开始寻思下一个地方去哪里,最终确定去探春的秋爽斋,为啥?还跟潇湘馆有些许关联。

贾母起身笑道:“这屋里窄,再往别处逛去。”......凤姐忙问王夫人:“早饭在哪里摆?”王夫人道:“问老太太说在哪里就在哪里摆罢。”贾母听说,便回头说:“你三妹妹那里就好,你就带了人摆去。”——第40回

贾母为何要去秋爽斋——是为了吃早饭。为何吃早饭就要去秋爽斋呢?因为今天人多,必须挑一个宽敞的地方才好,而探春的秋爽斋恰好满足这个需求,且看原文:

凤姐儿等来至探春房中。只见她娘儿们正说笑。探春素喜阔朗,这三间屋子并不曾隔断。当地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,案上磊着各种名人发帖,并数十方宝砚,各色笔筒,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。——第40回

也就是说,贾母之所以来探春住处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注重秋爽斋的“实用功能”,这跟对林黛玉的宠爱一比,立刻失了境界。

插句题外话,包括后文第50回“暖香坞创制春灯谜”,正值寒冬季节,众姊妹芦雪广联诗,好不热闹,期间贾母亦曾提出去惜春的暖香坞,理由是:你四妹妹那里暖和,我们到那里瞧瞧她的画儿。

理由跟去秋爽斋如出一辙,因为大观园中唯暖香坞室内暖和,加上惜春之前答应贾母给大观园画年画儿,贾母想看看她画得怎么样了。说到底是,还是有实际目的,不是单纯为了来看惜春。

所以,《红楼梦》第5回提到“黛玉自在贾府以来,贾母万般怜爱,寝食起居,一如宝玉,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个亲孙女到且靠后”,这并非是一句空谈。

反观薛宝钗,贾母对她更多是“别人家女孩”式的欣赏,而非宠爱,不信我们看看贾母游览到蘅芜苑时的反应:

说着,到了花溆的萝港之下,觉得阴森透骨,两滩上衰草残菱,更助秋情。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,便问:“这是薛姑娘的屋子不是?”众人道:“是。”贾母忙命拢岸,顺着云步石梯上去,一同进了蘅芜苑。——第40回

贾母何以发问:这是薛姑娘的屋子不是?自然是因为从未来过,故而不知,小小细节,却能起到以一角窥冰山之妙用。

贾母对潇湘馆驾轻就熟,知道秋爽斋室内宽阔,暖香坞气温暖和,可见至少来过几次,可对于蘅芜苑,贾母貌似之前从未来探望过。甚至可以说,如果没有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这个契机,贾母恐怕一次也不会来。

千万不要说薛宝钗是客人,贾母不来属于正常。岂不见其后第49回薛宝琴来到贾府,贾母宠爱至极,甚至将其接到自己身边同吃同住,难道宝琴就不是客人了?

以贾母的性情,她对主客之分并不是很在乎,只要姑娘们合她的眼,她就亲近宠爱她们,很明显,薛宝钗并不符合贾母的要求。

而在进入蘅芜苑后,贾母对薛宝钗的室内陈设再次提出了质疑。原来宝钗喜欢极简风,室内陈设极其简单,只不过几部书籍、茶杯、茶瓯而已,装饰得如同“雪洞”一般。

贾母并不喜欢这种装饰,在贾母看来,薛宝钗还是个姑娘家,自然应该穿红着绿,身上要有少女的气息,于是她这般叹息:

贾母摇头道:“使不得!虽然她省事,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像;二则年轻的姑娘们,房里这样素净,也忌讳。我们这老婆子,越发该住马圈去了。你们听那些书上、戏上说的,小姐们的绣房精致的还了不得呢!”——第40回

当然,笔者此处无意批判宝钗或者贾母。宝钗喜欢“极简风”,贾母喜欢精致装饰,这都属于正常,毕竟人人的审美不一样,但贾母、宝钗两人的审美发生了冲突,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综上,从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中贾母的表现来看,林黛玉无疑是她老人家最宠溺的孙女,细节是骗不了人的,而至于薛宝钗,笔者个人很欣赏她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的性情和生活作风,但很明显,贾母欣赏不来,对于喜怒露于形的贾母来说,她老人家断然不会强行撮合所谓的“金玉良缘”,甚至狠心舍弃林黛玉。

都说高鹗续写后40回,乃狗尾续貂,此评价虽有些过分,但单从部分人物的细节塑造方面来看,的确如此。